6月2日,在日本東京,人們參加聲援“慰安婦”示威。 當日,來自中國、日本、韓國、菲律賓等國家和地區的聲援團體在日本東京舉行示威,要求日本政府正視歷史,對“慰安婦”進行道歉和賠償。 (圖片來源:新華社記者 馬平 攝)
  6月24日,在韓國首爾,民眾在日本駐韓使館前扮成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嘴銜風車的模樣,反對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圖片:東方IC)
  中國日報網6月27日消息,日本否認歷史的態度令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外媒分析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自以為有小聰明,其實已經闖下了大禍。他已經陷入焦慮、冒進又不顧後果的危險心理狀態,預示著他遲早會鋌而走險,會給亞洲和世界帶來重大災害。
  新加坡《聯合早報》6月26日發表新加坡媒體人士黃彬華的文章稱,日本安倍晉三政權為了實現其“復古夢”,正不擇手段在“修正”其不堪入目的過往歷史。而日本的亞洲鄰邦,特別是韓國和中國,卻緊握他們手中的歷史牌,既不讓日本為所欲為,也不讓日本得寸進尺,東北亞國家關係於是再度陷入空前緊張的狀態。
  戰時日本強徵“慰安婦”當皇軍性奴問題,不僅是日本民族之恥,全人類之羞,更是韓國/朝鮮人之痛。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韓國和朝鮮分別獲得解放而獨立,日韓卻通過簽署《韓日請求權協定》等條約而建交,東北亞國家關係開始轉趨正常。除了美國的干預,1993年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代表日本政府發表談話,首次承認日本皇軍曾強徵“慰安婦”的事實;加上社會黨人首相村山富市又為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和殖民亞洲罪行表示了道歉,韓日關係正常化總算有了基礎。
  問題是,日本總有極端右翼分子,包括政客和傳媒中人,在搞迂迴戰略,外表承認日本的不是,實質上又在不斷尋找各種藉口,如缺乏具體證據、有捏造事實嫌疑、日本有被醜化可能等等,從而否定所有的罪責。無恥又無德,日本不僅以此推卸了發動侵略戰爭的罪責,免除了戰爭賠償的責任,最終更是企圖廢除“和平憲法”這一桎梏,等待時機再度成為一個世界級軍事大國。
  過去痛苦的歷史經
  韓國/朝鮮人,一、他們曾長期與蠻橫的倭寇有毗鄰而居的經驗;二、有過至少35年直接淪為日本殖民統治的艱苦歲月;三、不僅三千里江山淪為日本殖民地,三千萬子民也成了日本的奴隸,甚至遭到了被“創氏改名”的民族羞辱,此情此景又怎能輕易忘懷呢?
  何況在日本人內心深處,至今仍有當朝鮮半島為進出亞洲大陸通道,再建皇道樂土走廊的夢想。歷史經驗不僅使韓國/朝鮮人深刻認識日本,現實環境也讓他們始終不敢再信賴日本。
  日韓建交,甚至在美國強權左右下締結了“鐵三角”的軍事同盟,日本卻始終還在鄙視韓國,而韓國也不願繼續受人白眼,新仇舊恨遂隨時可以演化成為火點,像“強徵慰安婦”問題,雖在日本這隻是鄙視女性“傳統”之一,但在被迫害、被欺凌者眼中,這不僅是人權問題,還是民族生存問題。
  在日本極端右翼心目中,皇軍不僅威武偉大,而且是天皇制的支柱,指責他們殘暴無人性,等同於指責日本帝國主義和軍國主義的慘無人道,不僅是對過去日本的徹底否定,也是對日本“復古夢”的重大打擊。日本一批自稱為“愛國者”的學界和傳媒中人,他們所以“義憤填膺”,堅持要廢除“河野談話”,甚至公開抨擊“河野談話”的執行人——前宮澤內閣秘書長河野洋平為“賣國者”,說明“河野談話”確實暴露到“慰安婦”問題的核心和真相,觸犯了“大日本帝國”的最大忌諱,就像戰前那樣非把河野洋平批鬥成“賣國者”不可了。
  安倍小聰明卻會闖大禍
  “河野談話”是指1993年,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就慰安婦問題發表的正式談話。其內容承認戰時日軍曾直接參与在朝鮮半島、中國和東南亞等地設置慰安所及強徵當地婦女充當慰安婦,並對此表示道歉和反省。“河野談話”為後來的日本歷屆政府所繼承,遂成了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的正式立場。安倍政權一面聲稱要繼承“河野談話”,另一方面又對其制定過程進行調查,不僅立場矛盾,欠缺真誠,實際意圖還是要借所謂“有識之士”的調查之手,達到摧毀、破壞“河野談話”的終極目標。
  韓國政府發表聲明就說,過去20多年來,國際社會一直敦促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採取負責任的措施。日方不僅沒有採取有效措施,反而以調查為名,再次揭開受害人的傷口,這種行為是聯合國和國際社會不能容忍的。
  安倍政權滿頭腦“要復古”、要成為“正常國家”,因而要廢除“和平憲法”、要建立“能打仗的軍隊”、要重建“日本社會信心”;安倍因此堅持要參拜靖國神社、要解除日本所有的枷鎖,無關痛癢的“河野談話”遂成了安倍另一類“供品”。安倍以為他有小聰明,其實他已經闖了大禍。
  首先,因為安倍急不及待要實現其“復古夢”,讓世界開始重新認識日本。其次,當前日本為政者的首要任務是重整日本經濟,重建社會信心,而不是夢想回到戰前大日本帝國的時代去。第三,“安倍經濟學”已經遠離了重建日本經濟的範疇,到了“亂箭齊發”(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版主編戴維?皮林的評語)的階段,與其說是沉著應變,毋寧說是胡亂髮射“一千根試針”,顯示他已經陷入焦慮、冒進,又不顧後果的危險心理狀態,預示著他遲早會鋌而走險,會給亞洲和世界帶來重大災害。
  日本與韓國是美國倚重的東亞兩個前線國家,如此破壞美國的環球戰略,遲早會令美國感到不安。難道美國要等到“珍珠港事件2”發生之後,才來批判安倍的“復古夢”嗎?
  有久遠歷史的民族,總會提醒人們,隨時要記得“以史為鑒”。面對日本的冒進,這應該不是無的放矢吧?
  (遠達)
(原標題:外媒:安倍採取迂迴戰略否定“河野談話”[1]- 中國日報網)
(編輯:SN0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n75tnaarj 的頭像
tn75tnaarj

減息

tn75tnaar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